那一刻我竟然感谢流氓软件

网太慢、手机太卡、电脑一直弹广告不知道多少在外工作的人和我一样,每逢回家过年就要帮父母解决这些问题。 今年我的主要对手是流氓软件。那台我使用过的笔记本电脑,被加装了内存条以后淘汰给...

日期: 2022-03-05 16:43

  网太慢、手机太卡、电脑一直弹广告……不知道多少在外工作的人和我一样,每逢回家过年就要帮父母解决这些问题。

  今年我的主要对手是流氓软件。那台我使用过的笔记本电脑,被加装了内存条以后“淘汰”给刚刚退休的母亲。摁下开机键,进入系统花了20多秒,“打败全国30%的电脑”。

  系统桌面快被各式各样的应用程序快捷方式铺满。还没等我选中,光标指示符就转起了圈圈,散热器开始狂转。

  “精品游戏,玩就给红包,盛大上线。”在屏幕上“××霸主”游戏的广告中央,叠放着“×压缩”的弹窗,没等我挨个把那些红色的叉叉点完,老旧的电脑已经不堪重负,新的弹窗在右下角拖出了长长的残影。死机了。

  重新启动、重新死机。不得已我进入系统安全模式,依次卸载“某某看图王”“37××小游戏”“××壁纸”。再开机,广告少了一大半,可“某压缩”的广告依旧倔强地每5分钟弹一次。到相关论坛一查,需要通过任务管理器锁定这一广告进程的运行位置,再把整个文件夹删除,才能根治。

  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我,清理掉这些软件,也着实费了一番功夫,更别指望年过五旬的母亲去对付隐藏在犄角旮旯、随时弹窗的流氓软件。她是上世纪80年代的理工科大学生,拥有正高级工程师职称,日常工作中要使用AutoCAD这样的专业绘图工具,并不是“电脑盲”。记得小时候为了防止我偷偷玩电脑,她还会通过BIOS程序加密的方式让我无法进入操作系统。

  但母亲对信息技术的掌握显然跟不上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退休后,她交还了单位配发的工作电脑,换上了我的旧机器。她使用的AutoCAD停在2006版,Word则是2008版的。家里路由器故障,她都得打电话找运营商的维修人员上门。

  我在离家800多公里外的北京工作,她常说,等你放假回家来帮忙弄弄。上个月,母亲在视频通话时抱怨,家里的电脑一直弹窗口,耽误她工作了。父亲在旁边插话:“你妈天天在网上听课,还必须用电脑,搞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母亲反驳,那是“接受新鲜事物”,她跟着一个“老师”,搞虚拟货币投资。我一听,坏了,她肯定是被诈骗了。去年中国人民银行等十部门曾发过通知,指出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扰乱经济金融秩序,滋生赌博、非法集资、诈骗、传销、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危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明确了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

  她将信将疑,说自己才投了3000多元,已经赚了一些,明天试试把钱从“平台”提出来。第二天是周六,客服说只有工作日能提现,到了周一再联系客服,对方已经将她拉黑了。

  母亲这才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去年12月底,她接到了一个“投资理财客服”的电话,她买过股票,以为是证券公司打来的,就按对方的要求添加了微信。在对方的介绍下,她加入了一个投资理财学习QQ群,群里每天有一个自称“赵睿明老师”的分析师,分享金融知识分享及投资指导,每天还在网络课堂开直播。为了能看直播,她还被要求下载了一款浏览器,她一时没注意,流氓软件随之“自动安装”。

  母亲是个老股民,几乎没躲过2008年以后的每一次股灾,好在她都是“小打小闹”,赚了钱就把本金提出来,亏了就慢慢等“解套”。按照这位“赵睿明老师”的推荐,她操作之后有了一些收益。没几天,对方称股市行情不好,要到“最前沿的”虚拟货币平台“打新”,QQ群里一片“叫好”,称“跟着赵老师没错”。

  在每天的洗脑课程及小额回报的共同作用下,母亲放松了警惕,在赵老师给出的交易平台上买虚拟货币。开始的两笔是3000多元、2000多元,一周以后净值就翻了倍。她已经先后4次通过手机银行转账的方式向骗子给出的3个银行账号转账共计2.6万多元,而非之前告诉我的3000多元。

  从事记者工作多年,我报道过多起老年人被诈骗的案件,有“以房养老”搭上房子和退休金的,有买保健品对方承诺“加价回购”后来跑路的,也有被“旅游康养公司”办卡诈骗的,没想到我的家人也会遭遇类似事件。我判断,钱可能很快就被转入境外账户,想追回已经很难。只好劝母亲,“损失不是很大,就当花钱买教训,下次尝试新鲜事物可以先问问我”。

  母亲咽不下这口气——被客服拉黑以后,她去区里的反诈中心报案,案子没立上,还被教育“虚拟货币投资”是违法活动,不受法律保护。她越想越气,当晚没睡着觉。第二天,我帮母亲查了银行流水,整理了报案材料,在查找她被拉入的“××数据88群”时发现,类似的群名有100多个,可能还有其他被害人上当受骗。

  这次,公安机关受理并正式立案。做完笔录、拷贝了相关证据,她能做的只有等待。2021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数据显示,仅2020年,全国电信网络诈骗案件涉及财产损失即达353.7亿元,在一些大中城市,此类案件发案量在刑事案件中的占比甚至达到50%。而境外窝点作案已超过六成,受诸多客观因素所限,公安机关在境外通过警务合作或者司法协作等方式取证,执法难度极大。

  过年期间,《今日说法》栏目播出了春节反诈系列节目《跟着“大师”做投资》。节目里,四川广元的两位受害人遭遇了类似的“杀猪盘”理财诈骗,被骗近500万元。母亲死死地盯着电视屏幕,时不时瞟我一眼,口中喃喃道“一模一样”。节目内容显示,被害人报案一个星期后,警方通过社交账号锁定并抓获了19名犯罪嫌疑人,追缴资金100余万元,但大部分资金则流向境外。

  母亲降低了对挽回损失的预期。报案那天,区反诈中心民警告诉她,他们接到报案的受骗金额平均每天达到30万元。她在那里偶遇的两位阿姨,听了我母亲的受骗金额后直呼“羡慕”,她们被骗了40多万元。

  我一时无语,竟然想感谢电脑里的“流氓软件”——如果不是它们,母亲可能在骗局里越陷越深。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报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太慢、手机太卡、电脑一直弹广告……不知道多少在外工作的人和我一样,每逢回家过年就要帮父母解决这些问题。

  今年我的主要对手是流氓软件。那台我使用过的笔记本电脑,被加装了内存条以后“淘汰”给刚刚退休的母亲。摁下开机键,进入系统花了20多秒,“打败全国30%的电脑”。

  系统桌面快被各式各样的应用程序快捷方式铺满。还没等我选中,光标指示符就转起了圈圈,散热器开始狂转。

  “精品游戏,玩就给红包,盛大上线。”在屏幕上“××霸主”游戏的广告中央,叠放着“×压缩”的弹窗,没等我挨个把那些红色的叉叉点完,老旧的电脑已经不堪重负,新的弹窗在右下角拖出了长长的残影。死机了。

  重新启动、重新死机。不得已我进入系统安全模式,依次卸载“某某看图王”“37××小游戏”“××壁纸”。再开机,广告少了一大半,可“某压缩”的广告依旧倔强地每5分钟弹一次。到相关论坛一查,需要通过任务管理器锁定这一广告进程的运行位置,再把整个文件夹删除,才能根治。

  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我,清理掉这些软件,也着实费了一番功夫,更别指望年过五旬的母亲去对付隐藏在犄角旮旯、随时弹窗的流氓软件。她是上世纪80年代的理工科大学生,拥有正高级工程师职称,日常工作中要使用AutoCAD这样的专业绘图工具,并不是“电脑盲”。记得小时候为了防止我偷偷玩电脑,她还会通过BIOS程序加密的方式让我无法进入操作系统。

  但母亲对信息技术的掌握显然跟不上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退休后,她交还了单位配发的工作电脑,换上了我的旧机器。她使用的AutoCAD停在2006版,Word则是2008版的。家里路由器故障,她都得打电话找运营商的维修人员上门。

  我在离家800多公里外的北京工作,她常说,等你放假回家来帮忙弄弄。上个月,母亲在视频通话时抱怨,家里的电脑一直弹窗口,耽误她工作了。父亲在旁边插话:“你妈天天在网上听课,还必须用电脑,搞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母亲反驳,那是“接受新鲜事物”,她跟着一个“老师”,搞虚拟货币投资。我一听,坏了,她肯定是被诈骗了。去年中国人民银行等十部门曾发过通知,指出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扰乱经济金融秩序,滋生赌博、非法集资、诈骗、传销、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危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明确了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

  她将信将疑,说自己才投了3000多元,已经赚了一些,明天试试把钱从“平台”提出来。第二天是周六,客服说只有工作日能提现,到了周一再联系客服,对方已经将她拉黑了。

  母亲这才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去年12月底,她接到了一个“投资理财客服”的电话,她买过股票,以为是证券公司打来的,就按对方的要求添加了微信。在对方的介绍下,她加入了一个投资理财学习QQ群,群里每天有一个自称“赵睿明老师”的分析师,分享金融知识分享及投资指导,每天还在网络课堂开直播。为了能看直播,她还被要求下载了一款浏览器,她一时没注意,流氓软件随之“自动安装”。

  母亲是个老股民,几乎没躲过2008年以后的每一次股灾,好在她都是“小打小闹”,赚了钱就把本金提出来,亏了就慢慢等“解套”。按照这位“赵睿明老师”的推荐,她操作之后有了一些收益。没几天,对方称股市行情不好,要到“最前沿的”虚拟货币平台“打新”,QQ群里一片“叫好”,称“跟着赵老师没错”。

  在每天的洗脑课程及小额回报的共同作用下,母亲放松了警惕,在赵老师给出的交易平台上买虚拟货币。开始的两笔是3000多元、2000多元,一周以后净值就翻了倍。她已经先后4次通过手机银行转账的方式向骗子给出的3个银行账号转账共计2.6万多元,而非之前告诉我的3000多元。

  从事记者工作多年,我报道过多起老年人被诈骗的案件,有“以房养老”搭上房子和退休金的,有买保健品对方承诺“加价回购”后来跑路的,也有被“旅游康养公司”办卡诈骗的,没想到我的家人也会遭遇类似事件。我判断,钱可能很快就被转入境外账户,想追回已经很难。只好劝母亲,“损失不是很大,就当花钱买教训,下次尝试新鲜事物可以先问问我”。

  母亲咽不下这口气——被客服拉黑以后,她去区里的反诈中心报案,案子没立上,还被教育“虚拟货币投资”是违法活动,不受法律保护。她越想越气,当晚没睡着觉。第二天,我帮母亲查了银行流水,整理了报案材料,在查找她被拉入的“××数据88群”时发现,类似的群名有100多个,可能还有其他被害人上当受骗。

  这次,公安机关受理并正式立案。做完笔录、拷贝了相关证据,她能做的只有等待。2021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数据显示,仅2020年,全国电信网络诈骗案件涉及财产损失即达353.7亿元,在一些大中城市,此类案件发案量在刑事案件中的占比甚至达到50%。而境外窝点作案已超过六成,受诸多客观因素所限,公安机关在境外通过警务合作或者司法协作等方式取证,执法难度极大。

  过年期间,《今日说法》栏目播出了春节反诈系列节目《跟着“大师”做投资》。节目里,四川广元的两位受害人遭遇了类似的“杀猪盘”理财诈骗,被骗近500万元。母亲死死地盯着电视屏幕,时不时瞟我一眼,口中喃喃道“一模一样”。节目内容显示,被害人报案一个星期后,警方通过社交账号锁定并抓获了19名犯罪嫌疑人,追缴资金100余万元,但大部分资金则流向境外。

  母亲降低了对挽回损失的预期。报案那天,区反诈中心民警告诉她,他们接到报案的受骗金额平均每天达到30万元。她在那里偶遇的两位阿姨,听了我母亲的受骗金额后直呼“羡慕”,她们被骗了40多万元。

  我一时无语,竟然想感谢电脑里的“流氓软件”——如果不是它们,母亲可能在骗局里越陷越深。

返回顶部